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友朋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

 
 
 

日志

 
 

树林 菜园 老井-徐明金  

2015-05-02 17:17:1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树林 菜园 老井-徐明金

徐明金

    这些日子,一片树林,一块菜园,菜园旁边有一口老井。经常在我的梦中若隐若现,树林,菜园,老井,常常让我在睡梦中惊醒。醒来后,唯有泪两行在脸旁流淌。我不得不用我的文字,把这段快乐的童年时光,记录下来。因为我的童年就是在这片树林里度过的。树林里的每一寸土地,每棵树下都有我玩耍的痕迹。都有我成长的快乐。

    树林的西边是一条不算宽阔的林间小道,弯弯曲曲通向去龙门山的路。路的两旁分别是长长的树林。路的北面是中册一村的树林。路的南面是小张家村的树林。南面树林里有三家住户,最北边的是少亲大舅的家,中间的是长全大舅的家,最南边的是我姥姥家。这三家的房子都是用石头垒起来的,房子的面积和样式都是一模一样的。现在看来那样的房子也许是世上最简陋的房子了,巴掌大的窗户,一张木床就占据了房屋面积的三分之一,一口盛粮食的缸放在墙的角落里,一张饭桌放在房子的东边,一盏煤油灯放在方桌上,这就是全部的家当。冬天冷的时候,就用塑料布把这巴掌大的窗户糊上。屋中间放个火盆,就算过冬了。这火盆可是天然的暖气呀。门口有一个比较显著的小黑板。那是我用泥巴仿照学校里黑板的样子糊上去的,寂寞的我就在上面信手涂鸦,描绘自己的未来。屋前屋后都是庄稼地,我小时候就是跟在姥爷姥姥的后面地里忙活,地东面是条小河沟,小河沟的两旁种满了芝麻,开满了狗尾巴花,喇叭花。兰老婆花种种让我现在连名字都叫不出来的农村特有的野花。每当开花的季节,花香随着阵阵的微风,飘向小屋,沁人心脾。翩翩起舞的蝴蝶,在河沟两旁展示着高超的舞技。顽皮的我用塑料袋当网兜,追逐着蝴蝶满树林里跑。成群的蜜蜂,结伴在这里采蜜,我只能远远地望着,丝毫不敢靠近,只因我领教过蜜蜂的厉害。夏天我和姥爷姥姥坐在院子里乘凉,我常常望着满天的星斗,遥想天空的深邃。数着天上的星星,进入梦乡。只要一听到有一种鸟叫着“王三绝户”,就知道秋天来了。我十多年没有听到这种鸟的叫声了,不知道现在还有没有这种鸟了。学着布谷鸟的“咕咕”叫声,望着在田地里忙碌的人们,常常去拔人家地里的花生吃。今天拔了张三家的,明天去远一点李四家的去拔。没有一家会因为拔了几颗花生找上门来的,农民的阔达胸襟,在那时就对我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靠近路边是姥姥家的菜园,菜园的旁边是一口老井,用来浇灌菜园里的黄瓜,西红柿,茄子,豆角,里面还会种上几颗西瓜。井是姥爷自己动手挖的,每年的雨季里面都会被灌得满满的,和地面一样平。分不清哪是路,哪是老井了。树林里全是水,有时水深得和老屋前的地面一样平,我们就像坐在船上一样。青蛙的叫声,是这树林里天然的演唱会,“二娃二娃”的叫个不停。下完雨后,不放心的二姨就会来看看。姥爷每天天不亮,就去二姨家的砖厂去上班。天亮了,姥爷就回来了,然后下午四点多的时候又去上班了。姥姥喜欢抽烟,在县城工作的表舅会经常给姥姥带来些好烟。姥姥经常给我讲她当年领着我妈妈,大姨,二姨去黄河北要饭的事情,每次都让我听的酸酸的,从小养成了节约粮食的好习惯。每逢赶集的时候,姥姥家的院子里都会坐满小张家的人,听大人们讲着村里的大事小情,邻家理短,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

每到星期六,一放学我就会放下书包。从狂家去姥姥家,每次都是姥姥在树林里焦急的等待。每次都是走到半道上,都会遇到姥爷来接我。那时电话就很少,一个村里顶多是大队里有一部,就更别说手机了。也不知道姥爷是不是会算卦,每次都算得那么准。每次我从姥姥家回狂家的时候,姥姥总是站在门口望着我,直到看不到我为止。

  现在的我也已经成为儿子的爸爸,我也深深的读懂了姥姥姥爷那份牵挂。虽然姥姥和姥爷都已故去,但我对他们的思念却没有淡忘,浓浓的思念之情,常常在梦中会回到那边树林,那个温暖的小屋。可现在我又去哪里寻找那边树林,那片菜园,那口老井,那个老屋。即使现在还有那树林,菜园,老屋,老井,我又去哪里寻找姥姥姥爷的踪影,很想再吃顿姥姥做的饭菜,很想再跟在姥爷的身后去赶集,去剩粮的亲戚家,很希望姥爷能再次去村口接我,真想再为姥姥姥爷点支烟,倒杯酒,夹口菜。很想坐在姥姥的身旁,我在写作业,姥姥在一边给我扇着蒲扇,为我送上清凉。泪水呀,你不要流。泪水呀,你虽已充满我的眼框,模糊我的眼睛,泪水呀,你不要打转转,泪水呀,你慢慢地流,泪水呀,你能带我再回到那个年代吗?泪水呀,你能否带我再去看看那边树林?

    树林早已不复存在了,树木早就被刨光了。现在都变成庄稼地了。我曾和友刚去寻找过那边树林。站在道路的两旁,我回忆着儿时熟悉的土地,可我怎么也找不到,菜园和老屋的位置了,内心涌现出了丝丝的凉意......

  评论这张
 
阅读(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