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友朋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

 
 
 

日志

 
 

家乡情思 徐明金  

2015-04-14 19:38:0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家乡情思  徐明金 - 刘友朋 -  刘友朋

     回乡已有几天的光景了,下午在家稍作休息。捧起书本来,读到:家是什么?是呀!家是什么?这些年漂泊在外,始终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以前家在的时候,总会把它当作我人生的一个驿站,把它当作我人生旅途的一个落脚点。在外面工作累了,受到委屈了,不顺心了,总会想到家,总会想回家一趟。我对家的依赖是那么的强烈。现在家搬到外村了,有了在异乡的感觉,也总算悟透了这一点:家是亲人和亲情。只要有亲人在家乡,只要有浓浓的亲情缠绕在你的身旁,那么家就在你的身边。

    7月30日晚,我在青岛火车站乘坐5022次列车,于7月31日凌晨四点抵达济宁站。因时间尚早,怕打扰济宁的同事和同学,只好在站外等到六点多钟,才发信息告知老同事纪总和老同学杨玉超。纪总以最快的速度,把我接自他住的宾馆。随后玉超开车到来。老同学,老同事久未相见,家常里短,工作上,生活上,互相询问着,互相牵挂着。在济宁吃罢早饭,纪总到公司把工作安排妥当后,和玉超开车把我送回泗水。

    回到家后,打开父母的房门,物品一应俱全,摆放整齐。看到眼前的物品,想到在外地打工的父母,心头一热,泪水夺眶而出。泪眼婆娑,呆呆地望着屋里的一切,遥想着春节期间和父母分别的场景。泪水再一次从腮边滑落。父母不在家,总感觉自己没有了依靠,心里空落落的。父母在家的时候多么温馨,盼望父母打工早日归来。居住在外村,虽然温馨依旧,但我的心却久久不能平静,我想念我的老家了,我想念我的老村庄了。真想早一点,看到我日思夜想的老村庄。

    8月1日和马建业老师,程琨大哥,李强老师等五位文友相聚在泗水县城。感谢马老师和程兄对我的关心和帮助。我始终被马老师和程琨大哥对我们这些后起之秀的提携和帮助所感动着。我始终被马老师和程兄对朋友之间的真挚感情所感动着。很高兴认识田芹大姐和吕敏大姐。感谢李强老师为我在《泗水职业中专报》上开辟专栏,发表我的文章。毕业十余年了,没能和李老师见面,是件非常遗憾的事情。十年后的今天我们能相聚在泗城,兴奋之情溢于言表。午饭后,我骑电动车回到了我生活了近三十多年的村庄看了看。在青岛的时候,我的心早已飞回了这里。把电动车安顿好后,我脱下鞋,走进清澈透明的小河里,光脚找一下儿时戏水的感觉。踏着凉凉的河水,踩着自由自在游弋的小鱼儿,看着自由摇摆的小虾在自己的双脚间来回摆动。童心大发,弯下腰来,用双手捧起这可爱的小精灵,把它放在掌心,细细观赏。

    望着家乡绿色浓浓的夏日,呼吸着家乡新鲜的空气,看着熟悉的乡邻,和自己的乡邻打着招呼。我被这种氛围所感动着,久违了感觉,被我重新找到了。和邻居大哥,席地而坐,喝茶聊天。这种感觉是在城市里所找不到的。很多的小孩,怯生生的看着我这个外乡来客,远远的望着却不敢靠近。“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未改鬓毛衰。”也许这句诗就是对我此时此刻心情的贴切描写吧。一年两次,匆匆的回乡,又匆匆的离去。从小上学在外,工作在外,难怪这些小孩子,不认识我。我也许真的成了匆匆一过客,一外乡之客。

    8月2日------8月4日,没有外出,在家陪着即将上幼儿园的儿子玩耍。对儿子,我是愧疚的。一年陪在他身边的时间,也不过十余天。我是无能的,我没有雄厚的经济实力,把孩子接到青岛上学,只好把他放在老家。这一点,我对他是愧疚的。我想孩子长大后能理解我的良苦用心。儿子聪明活泼,好动好学。好好培养,一定是个好苗子。我现在一直在坚持读书学习,言传身教来影响他,使之成才。半年多的时间未见,我对儿子来说是生疏的。也许由于血缘关系所在,在随后的几天里,儿子对我越来越熟悉。我走到哪里,他跟到哪里。简直就成了我的一个跟屁虫。我在教儿子读古诗,他倒是学得很快,我说一句,他说一句。他倒是说得畅快流利,这一点是我没有想到的,也是我比较欣慰的。

    8月5日收到马建业老师短信。由于我的老师张鹏博士的回乡,马老师再次邀我到县城聚一下。我欣然应允,本来想这次回乡肯定会错过与张鹏师的相聚。令我没有想到的是在我即将离开泗水返回青岛之际,张老师回到了泗水。

    今日也收到了来自曲师大卜召林教授的短信。因教授事务繁忙,未能前去拜访,较为遗憾。因张鹏老师与卜教授结缘。教授说得好:以后见面的机会有得是。期待与教授早日见面。

    下午又骑车去老村庄看了看。故土难离,难分难舍。每次去都有不同的感受。有着美好的憧憬,有着难忘的回忆,有着儿时走过的小树林,有着难分难舍的乡邻,有着我日思夜想的老屋,虽然很多的美好回忆都已尘封在永恒的记忆中了。但每每想起的时候,就像翻日历一样,百看不厌。这就是我难忘的故土,这就是我的家乡情结,浓浓的,理不断,剪不断的家乡情思。

    8月6日,一大早的牛郎和织女就哭上了。今天是农历七夕,中国的情人节。天公做媒,牛郎和织女的泪水流到了人间。大雨从早上开始下,一直没有要停下的意思。我给马老师发短信:今天的聚会是否取消?马老师回复:等我电话。随后接到马老师短信:十点半,我们在县城见!随后,撑伞在路边等车。等了大约四十分钟,未等来一辆车。遂回家骑电动车,穿上雨衣,骑车往县城赶。大雨遮住了我的眼睛,让我想起了十年前我冒雨骑自行车去泗水职业中专上学时的情景。那时,骑自行车冒雨去上学,苦辣酸甜并存,但乐在其中。冒雨大约经过了半个小时的时间终于到达县城。在县城路口遇到马老师也冒雨骑车而来。我再次被马老师对朋友的真情所感动。程兄和张老师已等候。席间,马老师借七夕这飘雨的季节作诗一首:七夕大雨落,桥上情何深。日日不得见,一见泪倾盆。世间几多求,心心最通真。马老师不愧为诗人,此诗让人拍手叫绝。

    饭后,雨一直在下。我骑车至泗水泗河大桥,见一老翁冒雨垂钓。我被此景此情所感染,停车站在老者的身后,默默地陪他垂钓。雨中,看泗河雨蒙蒙,情深深。河中绿草轻轻摇,雨水泪水交织在一起为牛郎和织女垂泪。今生第一次,在雨中看泗河,聆听雨珠敲打泗河的声音,感受着泗水文化的博大精深!

8月7日返回青岛。儿子早早醒来为我送行。含泪告别妻儿又开始了紧张而忙碌的人生拼搏之路。

徐明金:男,本科学历。泗水作家协会会员,济宁市青年作家协会博客亲友团成员。散文发表在《泗水文学艺术》,《泗水职业中专报》,《济宁日报文化周末》,《泗水大众》报社,《济宁市青年作家协会官方网站》等报刊杂志,网站上。
  评论这张
 
阅读(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